Return to site

土耳其今天大选:选情将如何影响市场

封楚诚 知险数据首席分析师

· 欧洲

本次竞选是自土耳其政变失败以来的最重要风险节点,蕴含着巨大的不确定性。

土耳其将在当地时间6月24日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这是土耳其自2016年7月政变未遂后的第一次选举,也是土耳其由议会制转向总统制后的第一次选举,对土耳其未来的政治走向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本次大选有两个核心看点。

  • 其一,现任总统埃尔多安能否胜选连任,从而获得一个新的五年任期;

  • 其二,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AKP,正发党)能否继续维持议会多数席位。

埃尔多安能否在第一轮总统选举中直接胜出将是土耳其本周末面临最大的政治风险。受国内政治不稳定影响,土耳其里拉2018年至今已经贬值近20%。如果埃尔多安不能在第一轮总统选举中胜出,里拉在下周将必然承受更大的下行压力。哪怕埃尔多安最终获胜连任总统,如果正发党失去议会多数席位,反对党占多数的议会预计将会在国内立法层面和埃尔多安政府继续鏖战,这不仅意味着土耳其里拉将承受更大的贬值压力,更会对土耳其未来12-24个月的稳定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

 

无论是埃尔多安还是因杰(Ince)当选,新任总统都必须面对的是国内经济和政治的巨大压力。土耳其GDP增长近年来持续放缓,宗教与世俗的政治张力不断扩大、国内政治极化趋势明显,土耳其与美欧国家矛盾增多,土耳其周边环境受伊拉克和叙利亚局势影响趋于恶化。如果埃尔多安当选,其竞选期间承诺的“更严的货币政策”将会给土国经济蒙上另一层阴影。

美元对土耳其里拉价格反映国际市场对埃尔多安连任的一定负面情绪(制图:知险数据)
土耳其十年国债利率亦对埃尔多安当选表现出了一定负面情绪(制图:知险数据)

本次选举比原定时间提前了18个月;舆论普遍认为这是埃尔多安的精心设计:自2016年7月未遂政变以来,埃尔多安在国家紧急状态下先后对国内反对势力进行了数次大规模的清洗,一些土耳其问题专家认为埃尔多安正处于政治权力的最高点,提前选举使之连任可能性大大增加。

然而,无论埃尔多安实际的打算是什么,现实情况并不一定如他所愿。

一方面,正发党面对的是已经审美疲劳的选民。正发党自2002年首次获得议会多数以来,已经连续执政16年,埃尔多安自2001创党以来也一直是正发党的核心和标志性人物。哪怕是正发党和埃尔多安的支持者,也可能出现政治审美疲劳。

另一方面,反对党联盟势头强劲。对于反对党而言,周日的选举被视为防止埃尔多安完全推翻由国父凯末尔建立的世俗体制的最后防线——反对党的选民会有比以往选举更高的投票热情,一些立场温和的中间选民也更有可能导向反对党。包括共和人民党(CHP)、人民民主党(HDP)、好党(IYI)、幸福党(SP)等主要反对党已经形成了一个跨越世俗与宗教乃至跨越民族(土耳其人和库尔德人)的反对党联盟。

特而起国会选举党派支持率(制图:知险数据)

最新的民调显示,执政党联盟和反对党联盟的全国支持率不相上下。

在此处添加文本段落

与此同时,反对党的总统候选人因杰在最后的竞选造势过程中表现惊艳,其充满热情的竞选活动与埃尔多安的疲惫形成鲜明对比。与巴西等国相似,周日进行的土耳其总统选举如果没有任何候选人得票超过50%,排名前二的候选人将自动进入下一轮选举。目前,反对党联盟的主要目的就是将选举拖入第二轮,变成埃尔多安和因杰的直接对决,这将极大增大因杰获胜的可能性。

综上,本次竞选是自土耳其政变失败以来的最重要风险节点,蕴含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埃尔多安即便当选,新一任政府也有可能面临政党僵局。此刻的土耳其,正站在十字路口,未来何去何从,等待着土耳其选民的定夺。

背景补充: 土耳其政治如何影响市场——以2008修宪为例

土耳其的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由埃尔多安于2001年建立,政治立场中间偏右,属于有较强烈伊斯兰色彩的保守派政党。不同于此前土耳其长期坚守凯末尔主义,正发党恰恰认为凯末尔主义导致的伊斯兰信仰在土国内的瓦解是当今土耳其内政外交问题的根源,因此不断鼓动宗教情绪、恢复伊斯兰信仰。与此同时,在谈判破裂后,埃尔多安政府在库尔德问题上也态度强硬,武力打击库尔德人,使得库尔德人和土政府处于事实上的内战状态。可以说,埃尔多安上台后推行的政策加剧了国内族群的分裂;在凯末尔主义者看来,其国内政策则是奥斯曼帝国政教合一传统和宗教保守主义的复辟。

埃尔多安本人亦有强烈的伊斯兰色彩,1998年,土国家安全法院曾因其发表“煽动宗教仇恨”言论为由剥夺其从政权并判处10个月监禁。2002年11月,正发党在议会选举中获胜,实现单独执政,结束了土自1987年以来多党联合执政的局面。同月,土最高上诉法院恢复埃尔多安从政权。2003年3月9日,埃参加地方议会补选并当选议员,同月11日,获任命为总理组阁。2007年7月,正发党以46.6%的得票率赢得大选,继续单独执政。

在第二次获胜后,正发党逐步开始推行与土耳其坚持了近一个世纪的“凯末尔主义”、政教分离的世俗化体制相悖的“伊斯兰化”进程。2008年2月,正发党占多数的土耳其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允许女性在大学校园中戴伊斯兰头巾——这一行为被视为土耳其伊斯兰宗教势力回潮和对世俗化体制的严重破坏,并随即引发全国性的反对浪潮。2008年3月14日,土耳其首席检察官在土耳其宪法法院起诉,以正发党进行违反政教分离精神的整治活动为由,要求取缔正发党,并禁止埃尔多安等正发党领袖从政。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土耳其的ISENational 100股票指数暴跌6.7%。由于这一案件随后被宪法法院审理,围绕土耳其国内政治的不确定性也随之陡增,造成市场进一步动荡。土耳其宪法法院于2008年7月30日作出裁决,认定正发党进行违反政教分离体制的活动,但并未取缔正发党。市场普遍认为这一决定有利于恢复政局稳定——在宪法法院裁决公布当天,ISENational 100指数大幅上扬超过5%。

2008年土耳其股指走势与国内政局动荡关系(制图:知险数据)

上图中,围绕正发党推动宪法修正案这一核心政治议题,市场在2月9日、3月14日、6月5日和7月1日四个关键时间点都做出了反馈。

知险数据 - 全球政治政策风险大数据平台

(本文内容仅为分析师个人观点,不代表知险数据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