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巴基斯坦选情决定国家未来走势    

· 南亚

对于企业界和投资者而言,PTI作为一个新崛起的反对派政党,缺乏与工商界、企业主的联系,缺少PML-N等传统政党的地方势力和商业网络;其当选将会给国民经济带来较大的不确定性。

7月25日,巴基斯坦将举行大选,国民议会(National Assembly,巴基斯坦下院)和四个省议会(旁遮普省、辛德省、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俾路支斯坦省)将迎来改选。参选席位包括国民议会342席、旁遮普省议会371席、辛德省议会168席、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议会124席、俾路支斯坦省议会65席。

政治背景

自1947年独立以来,巴基斯坦短暂的政治历史一直被民选政府和军政府之间的相互交替所主宰。军方作为“巴基斯坦民族保护者”对抗印度的历史地位和其在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势力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使之一直在巴基斯坦政治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除去上世纪70年代阿里·布托执政时期,在冷战的大部分时间里,巴基斯坦政权由军方掌控,其中齐亚·哈克的军政府更是奠定了当代巴基斯坦政治的路线基调——已经入狱的巴基斯坦前总理纳瓦兹·谢里夫等一批技术官僚正是在齐亚·哈克任内逐渐崛起。伴随齐亚·哈克1988年空难去世,巴基斯坦在1988-1999年间先后经历了四届民选政府,然而四届政府均被总统解散。

1999年,时任巴基斯坦陆军参谋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佩尔韦兹·穆沙拉夫发动军事政变,推翻谢里夫政府,并在两年后出任总统;在其任上,穆沙拉夫通过宪法第17修正案极大扩张总统权力。2008年,阿里·布托的女儿、巴基斯坦人民党(Pakistan People’s Party, PPP)主席贝娜齐尔·布托遇刺身亡,其夫扎尔达里和谢里夫领导的反对派随即推动弹劾穆沙拉夫,巴基斯坦多个城市亦爆发大规模骚乱要求穆沙拉夫下台;由于自身实力的削弱和对弹劾的担忧,穆沙拉夫最终宣布辞职。谢里夫随后在2013年大选中领导当时的反对党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Pakistan Muslim League-Nawaz, PML-N)获胜并担任总理。其随后推动的第18修正案将大权重新收归总理。然而在2017年,由于《巴拿马文件》中披露了谢里夫及其家族的海外资产引发国内动荡,巴基斯坦最高法院裁定其不适合担任公职,谢里夫被迫辞职,并于2018年7月初回国后被逮捕;其总理一职由同属一党的沙希德·阿巴西代理至今。

虽然巴基斯坦的民选政府确是通过选举上台,但巴基斯坦的民族构成和封建历史传统对今天的巴基斯坦政治结构有着深远的影响,决定了巴基斯坦政治的“荫主/恩庇政治(patronage system)”形态。胜选政府往往通过财政、基础设施等经济手段“奖励”支持者和特别的社会阶层。这一特点在旁遮普省尤为明显;虽然随着经济改革的步伐推进恩庇政治的力量在削弱,但其仍是巴国内政坛的一个主要政治特征。

2018年大选是巴基斯坦历史上除2013年大选以外第二次和平的政权过渡(谢里夫是巴基斯坦历史上第15位任期未满被赶下台的总理);然而自去年7月份谢里夫下台,巴基斯坦政治一直处在不稳定的局面中。有分析人士指出,谢里夫下台事件背后有巴基斯坦军方作为推手——谢里夫执政期间一直担忧巴军方对其有所图谋;军方和巴基斯坦的“建制派”一直以来对谢里夫过于软弱的印度政策不满,情报部门和军方均认为谢里夫的印度政策最终会削弱军方在巴基斯坦国内政坛的地位与实力。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巴基斯坦迎来了2018年大选。

经济背景

在过去四年时间里,巴基斯坦在谢里夫政府的领导下取得了一定程度上的经济进步,包括维持宏观经济稳定、降低通货膨胀、削减财政赤字。其亦推行了一定程度的结构性改革,包括有限度的私有化进程,并执行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巴基斯坦政府达成的各项协议。巴基斯坦的贫困率从2001-2002年的64.3%降低到了2013-2014年的29.5%。2013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巴基斯坦达成一致,向巴基斯坦提供超过66亿美元的贷款,该贷款要求巴保持宏观经济稳定,推进经济结构改革,具体包括减少财政赤字、降低电力补贴、推动巴钢铁、电力、航空等国企私有化、提高税收水平等。

竞选展望

7月6日,巴基斯坦民调机构IPOR的最新民调数据显示,PML-N以32%的支持率领先于29%支持率的PTI,PPP以13%的支持率位居第三。

虽然纳瓦兹·谢里夫于去年7月份被迫下台,并在12月份指定他的弟弟沙巴兹·谢里夫担任PML-N主席(沙巴兹·谢里夫在2013-2018年间亦担任PML-N大本营旁遮普省省长),但纳瓦兹·谢里夫仍然是PML-N不可忽视的领袖。自其下台以来,纳瓦兹·谢里夫高调宣称军方和建制派力量是其下台的幕后推手,亦指巴基斯坦最高法院与军方媾和,这使得伊斯兰堡的一些政客和领袖不得不疏远PML-N,一定意义上削弱了PML-N的政治势力。

与此同时,军方亦在近年来大力推行“政治主流化(political mainstreaming)”,将一些“准军事化”的伊斯兰极端宗教组织融入巴基斯坦的民选政治生态,这也间接削弱了PML-N的实力(下文详述)。饶是如此,PML-N在其大本营旁遮普仍然拥有不可撼动的统治力,而旁遮普的人口优势也决定了PML-N在2018年选举中的基本盘可以得到保障:下院342席中,除去为女性和非穆斯林保留的70席,旁遮普省按人口划分获148席。加上女性在旁遮普省的35席,旁遮普省共183席,已经超过了下院多数需要的172席——这是PML-N在大选中的天然优势。

在PML-N之外,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Pakistan Tehreek-i-Insaf,PTI)在近年来崛起成为最大的反对党,代表了一股不可小觑的政治势力。PTI领导人伊姆兰·汗是巴基斯坦最著名的板球运动员,曾率领巴基斯坦国家队赢得1992年板球世界杯,在巴基斯坦民间有广泛的支持基础。PTI在其领导下坚持平等主义,希望推动巴基斯坦转型成为现代化的伊斯兰民主福利国家。其竞选纲领有明显的中间派和民族主义特征。巴基斯坦军方也有可能希望PTI成为一个“搅局者”,使巴基斯坦政局向军方希望的方向前进。

PPP是当前巴基斯坦第三大党,也是第二大反对党。目前,PPP领导人为比拉瓦尔·布托(贝娜齐尔·布托和扎尔达里的儿子);虽然比拉瓦尔·布托自2007年接替其母担任PPP领导人以来一直努力重新造党、为PPP输入新鲜血液,但受困于扎尔达里的腐败风波,PPP目前在支持率上只能屈居第三。

巴基斯坦的穆斯林宗教势力组成宗教联盟(MuttahidaMajlis-e-Amal, MMA)也逐渐崛起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反对派力量——MMA在今年6月宣布如果获胜将推动在巴国全境实施伊斯兰律法。

除此之外,正如上文所述,巴基斯坦军方为扩张自己的势力,在近年来通过“政治主流化”推动一些伊斯兰极端宗教组织以政党身份参与巴基斯坦政治生活。更重要的是,包括PML-N、PTI和PPP在内的巴国内主要政党为了自己在各地区的影响力,也在与不同地区的宗教组织媾和。例如,被联合国、欧盟、美国、英国、巴西等国定义为恐怖组织、主导了2008年孟买爆炸案的LeT及其领导人哈菲兹·萨义德近年来在巴国内政坛活跃;宗教极端组织JeM近年来也改换门面为TuF继续参与政治,这些极端组织的存在也为本次大选增添了不确定性。

外部因素

沙特阿拉伯:沙特阿拉伯是近年来对巴基斯坦影响最大的外部力量。2018年1月,沙特阿拉伯政府公开邀请谢里夫兄弟访问利雅得,昭告天下沙特阿拉伯希望看到沙巴兹·谢里夫领导的PML-N获胜组阁。由于在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与巴基斯坦发生主要政策分歧,沙特阿拉伯已经成为影响巴基斯坦的最主要外部因素。

美国:包括美国在内的国家也担心携民族主义上台的伊姆兰·汗会对地区局势构成威胁——伊姆兰·汗竞选纲领包括明显的反美基调,让他与华盛顿合作打击阿富汗和印度的民兵活动无异于天方夜谭——伊姆兰·汗曾公开宣称他将毫不留情地击落任何针对巴基斯坦境内目标的美国无人机。一些分析人士甚至称伊姆兰·汗为“塔利班·汗”;汗本人对于活跃在阿富汗境内的亲巴基斯坦恐怖组织持同情态度,以至于恐怖组织Harkat-ul-Mujahideen的创始人法兹鲁尔·卡里尔甚至在上周公开支持伊姆兰·汗和PTI获得选举胜利。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讲,巴军方中的激进分子也会因此支持汗成为总统——巴基斯坦军方以及情报组织ISI长期以来被指责在巴境外支持恐怖组织活动以保护巴基斯坦的安全利益。

政策展望

如果PML-N在大选中获胜,沙巴兹·谢里夫预计将延续纳瓦兹·谢里夫的主要政策。虽然巴基斯坦外交政策受军方影响,但谢里夫派在过去能够主导国内经济政策,PML-N也被认为是自由市场资本主义政党,历史上受到中产阶级、工商业和投资者的欢迎。与之相反,PPP则被认为是西方化的布托家族政党,其三代领导人均是“布托”。PML-N在过去执政期间注重推动经济增长,包括推动提升电力基础设施水平、提升政府征税能力。如果PML-N继续当选多数党,投资者可以预期政策在未来6-12个月保持稳定。

对于中国投资者而言,PML-N当选同时意味着谢里夫自2013年重启的私有化进程将会得以延续,这将是投资巴基斯坦的利好。2013年谢里夫政府上台后,巴政府私有化委员会批准了69个国有企业私有化项目,其中优先实施项目39个,主要以金融和能源领域为主,大部分采用出售股权、转让管理权的公私合营模式,包括国家钢铁公司、航空公司、国家人寿保险公司、中小企业银行和部分输供电企业。如果PML-N当选并选择继续私有化进程,值得关注的重点政策信号将是新政府如何解决因为私有化带来的失业问题和由此引发的抗议活动,以及国家政府如何协调私有化过程中被私有化企业、地方政府、投资人利益不一致的问题,这将很大程度上影响市场对巴基斯坦私有化进程的信心。

PTI在国内政治经济问题上被视为民族主义政党,强调大幅削减政府开支、攻击现行的政治分肥,主张建立福利国家以保障最贫困人口的利益。PTI同时主张以贸易为基础的增长策略,并以此筹划外交事务。对于企业界和投资者而言,PTI作为一个新崛起的反对派政党,缺乏与工商界、企业主的联系,缺少PML-N、PPP等传统政党的地方势力和商业网络;其当选将会给国民经济带来较大的不确定性。在其大本营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PTI在过去数年实现了一定的经济增长,然而这一增长能否复制到全国尚未可知;一些巴基斯坦政治分析师亦认为这一增长应主要归功于巴基斯坦军方在开普省打击民兵组织和极端组织的军事行动。

对于在巴基斯坦经营商业的企业、直接投资巴基斯坦商业的投资人而言,伴随本次大选的最大政治风险是地方政局的不稳定性陡增。如果PML-N获得大选胜利,军方与民选政府的矛盾将可能进一步激化;而如果PTI获得大选胜利,美国-巴基斯坦关系将可能进一步恶化、对巴反恐军事行动的资金支持也可能进一步减少,从而间接导致巴基斯坦国内安全局势进一步恶化。更重要的是,PTI缺少对地方政治的把控,这对于政策执行和国内稳定极为不利。

(本文内容仅为分析师个人观点,不代表知险数据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本文系知险数据GRISK原创文章,未经允许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知险数据 - 全球政治政策风险大数据平台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