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中美贸易战正式打响:中美经贸关系风险观测

· 美国

今日,中美贸易战正式打响,地缘政治风险进一步加剧。

北京时间7月6日中午12点01分,美国对华第一批价值340亿美元的出口产品的第一轮25%关税正式开始征收。中美贸易摩擦在经历了长达半年的相互叫阵后,正式进入新一阶段。

毫无疑问,中美贸易争端将直接影响人民币和股市表现,也给中美关系带来更多风险和不确定性。摩擦持续升级也会导致地缘政治风险进一步加剧。世界上两大经济体已经事实上进入“懦夫博弈”。

风险本质

此次争端表面是源于中美贸易赤字、科技领域知识产权问题以及美方在最近一段时间所声称的“强制技术转让”;由于国家产业政策支持、高技术人才回流和资本投入,中国在过去五年时间里在高新技术领域与制造业正与美国逐渐形成竞争关系。然而,追溯根源,本次中美贸易争端的内在原因是两国经济增长和管理模式的不同。美国主动挑起摩擦,表达的是对于《中国制造2025》和中国市场模式的不满;其更深层次的诉求则是继续维护乃至强化由其主导的、以美元为基础的贸易体系——该诉求并不止针对中国,也针对欧盟国家。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置传统盟友于不顾,在对华“开战”的同时也向欧盟国家“宣战”。

贸易战基本面

7月6日生效的是针对中国出口美国的价值340亿美元的818项产品征收额外25%的关税。中国的智能科技、电子产品、机械设备在此次贸易争端中首当其中。

新增关税的产品类别中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价值比例(制图:知险数据)

与此同时,美国对华商品加税会导致中国经常账户出现顺差减小和季度性逆差。据中国国家外汇管理5月4日称,2018年一季度中国经常账户自2001年来首次出现季度性逆差。

月度中美出口数据(制图:知险数据)

经常账户包括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一季度中国货物出口5296亿美元,进口达4762亿美元,贸易顺差534亿美元。然而,服务贸易产生了至少816亿美元的逆差,这导致中国2018年第一季度经常账户产生了至少282亿美元的逆差。当然,需要注意的是,一月的经常账户有季节性原因:一季度货物差额一般为该年低值。

贸易战未来走势几何

本轮美方关税生效后,中方即刻施以反击已成既定事实,双方将进入一个均需付出实质经济代价的“出血期”。出血期的持续时间将取决于中方的经济韧性和特朗普、莱特希泽等人的政治韧性。美国整体经济较中国韧性更足,然而适逢中期选举、加之体制差异,双方经贸对峙下美国的政治韧性较之中国更脆弱。

目前,在计划实施的第一轮340亿美金商品之上,美国已准备与两周后向另外160亿中国商品征收额外关税。中国或许还会对美方采取其他的惩罚性措施。另一方面,美方对于中方的惩罚性关税会对于处在价值链上游或下游的美国公司造成一定冲击。这些美国公司或因为惩罚性关税而带来的消极影响对特朗普政府施压,以将经济压力转化为选举年的政治压力。

当这些措施对于双方货币及金融稳定性产生结构性影响的时候,双方或许会因为难以承受这些措施带给自身的经济和政治压力而被迫回到谈判桌上。

当然,这其中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本人。知险数据在此前的分析中就已经指出,与过去历任总统的言论和政策对资本市场价值的影响相比,特朗普的作风显然更高频,风险信号释放更快速,造成的资产震荡幅度更强。在未来一周时间里,特朗普本人会如何回应中国对美国关税的反制措施,将是最值得关注的市场信号。

市场表现

本轮贸易冲突从各个时间周期均将对资产市场造成冲击,然而该风险的影响范围仍不确定。短期而言,受中国整体经济结构影响,本轮贸易战对国内股市的冲击大于对美股的冲击。沪指、深成指、港指在7月6日之前几日基本保持下跌态势。临近关税落地,市场对于贸易争端发展深度及影响力的不确定性提升,致使大盘震荡。如果双方在未来一周至一个月的时间里进行多轮交锋,股指下行的压力及震荡的风险将持续存在。

美元对离岸人民币汇率与上证综合指数(制图:知险数据)

此外,投资者同时因注意其他方向的风险信号,中美经贸关系的调整之于特朗普是大图景中的一步棋;对特朗普而言,在国际空间和美国国内均最大化美国经济政治利益的状态意味着由美国作为强势主导的动态平衡。如果说莱特希泽、纳瓦罗等人站在天平的一端,那么努钦、罗斯、以及共和党建制派则站在天平的另一端。特朗普在决策过程中对两方阵营的取舍权衡一定程度上揭示着当前的风险方。

对华的征税与今年11月初的美国中期选举息息相关,特朗普政府经济政策对中期选举以及共和党是否能保持两院优势非常重要。随着11月中期选举的迫近,共和党处境微妙。在中期选举中,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都需要改选,是民主党翻盘的机会。而在参议院中,民主党有49席,共和党有51席。其中,26个民主党席位即将改选,共和党有9个席位需要改选。这都对共和党是否能保持两院优势带来了不确定因素。根据最新皮尤研究中心近期调查,民主党支持者比共和党支持者有更大的意愿参加中期选举投票——这符合自特朗普当选以来多个地方选举,尤其是阿拉巴马州参议员特别选举和宾夕法尼亚州第十八选区众议员选举中民主党选民高投票率的大趋势。与此同时,目前的民调亦显示民主党占据微弱优势,60%的受访者也表示他们对于特朗普政府的满意程度会影响他们的投票选择。特朗普在外交政策的选择上势必会为总统任期后半段国会的支持做相应考虑。

风险观测指标

- 中国以外其他国家对美国际经贸压力。目前美国同时开展多个单边贸易调整已为其积蓄了更多国际社会的压力。欧盟、墨西哥、加拿大等国家对美国贸易调整的反对阻力见长,此类国家和中国在贸易政策上的联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美国面对的整体外在阻力。

- 中国反制措施是否有效。目前中国对大豆等农作物所附加的关税虽然量级较大,然而是否能在美国掀起有效的政治影响犹未可知。大豆收获季节为9月到11月,而完整的经济影响展现要在那之后。同时中国在采取反制措施时亦要考虑本身大豆供给问题。另一大豆生产国巴西由于位于南半球,收获季节不同,难以直接填补美国大豆空缺。

中国主要大豆进口国(制图:知险数据)

- 美国企业界和社会组织对贸易摩擦持续升温的回应。在关税生效之前,美国多家社会组织和商会已经频繁向美国立法者和有关部门申诉该措施将造成的美国本土就业和经济影响。随着选举周期临近,社会组织活跃的政治反应一定程度决定了特朗普面临的本土政治压力。

换言之,如果美国企业未能有效地对特朗普白宫造成足够政治影响,以当前美国的经济状况而言,贸易战风险有着长期化的趋势,即延伸至中期选举结束甚至更靠后。届时一级市场、二级市场以及过去三十年来有效的国际经贸秩序,都将面临一次大考。

(本文内容仅为分析师个人观点,不代表知险数据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本文系知险数据GRISK原创文章,未经允许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知险数据 - 全球政治政策风险大数据平台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