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政经迷局中的巴西大选——变革还是延续?

· 美洲

四年一度的巴西大选在10月7日举行了第一轮投票。然而,第一轮投票结束后选情依旧跌宕,政治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牵动着市场与投资者情绪。

四年一度的巴西大选在10月7日举行了第一轮投票,PSL党的博尔索纳罗(Bolsonaro)和PT党的阿达(Haddad)在昨日的第一轮投票中分别拿下46.1%和29.2%的得票率,顺利晋级10月28日进行的第二轮投票。对于长期处在复杂政经迷局中良久的巴西而言,本次选举的结果在政治、经济和社会层面都至关重要。第一轮投票结束后,选情依旧跌宕,政治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牵动着市场与投资者情绪。本文将针对今年巴西大选的选情和其可能的市场影响进行简要分析。

变数重重:“史上最难预测大选”

巴西的总统选举采用两轮多数选举制度。如果在第一轮投票中无一候选人获得半数以上选票,投票结果排名前二的候选人将进入第二轮决定性竞选。区别于往年三大传统政党(劳工党、社会民主党和民主运动党)之间的较量,第一轮总统席位的角逐中,许多小党派候选人崭露头角。一轮选举结果揭晓后,来自极右翼边缘党派社会自由党(PSL)的雅伊尔·博尔索纳罗以46.1%的支持率遥遥领先,而传统中左翼政党劳工党(PT)的费尔南多·阿达以29.2%位居第二。

不同于往年的选举格局,本次选举恰恰折射了巴西人民在重重经济政治危机之下对于主流政党的失望和对于政治变革的渴望。2014年起开展的针对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的反贪腐调查“洗车行动(Lava Jato)”已经牵连到多家大型企业和一百余名政府要员,其中,巴西前总统卢拉、前总统罗塞夫和现总统特梅尔都因卷入此案分别入狱、被弹劾和被指控。“洗车行动”规模之大、涉案人员波及范围之广,对巴西固有政治格局产生了极大冲击。再加上同时期的经济低迷乃至停滞,让民众对政府的施政能力日渐失去信心,人心思变。行伍出身的博尔索纳罗,他所代表的极右翼、反传统政治形象和鼓励铁腕手段应对治安腐败问题的立场,让对政治失望的民众看到了变革的契机。但另一方面,他在之前和竞选期间所展现的极端主义风格,对于军政府独裁的辩护和赞扬,以及对女性、同性恋和原住民的歧视也可能使巴西不稳定的政治环境更加恶化。

第二轮选情展望

第一轮总统选举季结束后,选情依旧难以预测。一方面,博尔索纳罗在第一轮投票中的表现超出了多数民调估计,反映出选举中异常强烈的反建制情绪。面临诸多攻击与争议(如遇刺、女性平权游行),博尔索纳罗支持率稳步增长的很大原因是他自带的反传统、反建制色彩;而他的对手自接替卢拉参选以来,不仅没有凭借“阿达就是卢拉”的口号完全吸引卢拉的选民,而且让更多犹豫不决的选民在经历了卢拉影响下的严峻经济社会危机后,毅然搁置争议站在了劳工党的对立面。另一方面,与欧美政治的发展类似,巴西政局近年来日益显现两极分化的趋势。第二轮选举更像是对于巴西未来道路走向的全民公决:一条是以卢拉为代表的左翼、传统道路的延续,另一条是以博尔索纳罗为代表的民粹、极速右转的变革。在距离二轮投票不到二十天的过程中,两位候选人如何维持支持者的高涨情绪,同时吸引第一轮被淘汰候选人的选票,这取决于他们如何具体化并行销自己的政策。

第二轮民调支持率:

- 博尔索纳罗 44%

- 阿迪 42%

未决定投票人 14%

边际误差 2%

数据来源:Datafolha

巴西第二轮选举民调反对率(数据来源:知险数据)

热门总统候选人的经济政策提案

博尔索纳罗与阿达的对决反映了巴西人民对政府规模和职能的两极分化。

博尔索纳罗(PSL)

前空军上尉博尔索纳罗一直以自己极右翼、民粹主义的政治立场被人们熟知,但在经济事务方面,他在竞选之初就坦白承认自己的不熟悉,并选择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系出身的保罗·格德斯(Paulo Guedes)作为团队的首席经济顾问。格德斯强烈的自由主义经济倾向较受市场喜爱,帮助重树了市场和投资者对其所代表的总统候选人博尔索纳罗的信心。但是,博尔索纳罗竞选团队内部近期关于金融交易税的争议、社会自由党在国会中的席位较少的事实,以及博尔索纳罗自身的极端主义形象,令人不得不怀疑这些市场友好的经济提案是否得以顺利施行。博尔索纳罗的主要经济政策包括:

1. 支持部分私有化、限制外资购买农田和矿藏

- 部分国企(包括Petrobras)私有化有利于打击腐败源头,减轻国家债务负担和财政赤字,释放资金投入到其他社会保障和基建项目中

- 对外来资本态度有所保留。去年年末,博尔索纳罗使用“黄金股制度”的概念来辩护他部分私有化的立场,并表示出对包括以中国代表的外来资本在巴西投资的警惕

2. 支持税务改革,简化税项,反对向利润和投资收益征税

- 以单一联邦税 (IUF)替代多项联邦税项

- 反对投资收益税和遗产税

- 提出恢复金融交易税(税率未定),保证巴西社保项目的偿付能力

3. 支持独立的央行系统和设定明确通货膨胀率目标,维护金融市场中长期的韧性

费尔南多·阿达

而阿达的经济政策显然处在了天秤的另一端。身为经济学家和律师,费尔南多·阿达本人在过去执政经历中更偏中间路线。九月初代替卢拉参选以来,其竞选团队还未系统提出经济政策提案纲领,但在前两周举行的第四轮总统候选人辩论中,首次亮相的阿达对劳工党的政策方针进行坚定的辩护。与劳工党的左翼立场不同,阿达的经济政策更加温和,并在8月的一次与投资者的会面中承诺将“继续正统的经济政策”。尽管如此,对于被外界视为“卢拉钦定继承人”的阿达而言,如何处理自身与弊案丛生、民意低迷的劳工党的关系,是一个绕不开的命题,劳工党也是阿达竞选过程中最大的政治包袱。尽管阿达的政策主张表现出实用主义的灵活态度,但是,鉴于劳工党过去监管私有资本的左翼政策,市场和机构投资者对于阿达的选情普遍持负面态度。

阿达及劳工党主要经济政策观点包括:

- 反对削减政府开支,支持福利国家制度

- 打击腐败,反对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勾结

- 反对右翼政府的的劳工法改革,认为这样将威胁劳工权益

- 提倡制定稳妥的政策以应对科技创新、共享经济和大数据等新兴事物的挑战

这也使得在两人的对决中,投资者们更青睐于博尔索纳罗。选举前一个月,随着博尔索纳罗的遇刺和康复,其支持率稳步增长,市场表现积极。

美元对巴西雷亚尔汇率(数据来源:知险数据)
巴西Ibovespa指数(数据来源:知险数据)

大选带来的市场波动是短暂的,投资者们防范风险的同时,也在时刻找寻时机。但喧嚣过后,无论博尔索纳罗还是阿达当选,摆在他们面前的都是一项任重道远的使命。一方面,庞大的公共债务拖累了巴西经济增长前景,新一轮政策能否有力缓解政府财政危机?缺乏开支的新政府如何兑现竞选承诺,推进改革,重拾选民与市场信心?

巴西政府债占GDP比重近年持续攀升(数据来源:知险数据)

另一方面,面对暴力加剧、腐败丑闻频出且贫富差距加大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在选举中未能获得超过半数支持率的新总统是否拥有足够的政治实力和领导力解决乱局?在这层层谜团之下,半个月以后的大选将左右巴西政府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风险走向和投资者吸引力。

(本文内容仅为分析师个人观点,不代表知险数据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本文系知险数据GRISK原创文章,未经允许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知险数据 - 全球政治政策风险大数据平台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